彭祖故里网-彭祖文化集大成者,养生长寿百科全书,名城徐州文化名片,健美人生良师益友.
当前位置: 主页 > 马可音乐 > 音乐教学 >

世界儿歌日“00后”盼自己的儿歌

时间:2014-03-26 20:43来源:中国音乐教育网 作者:admin 点击: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世界儿歌日 00 后盼自己的儿歌 童年应有美好的童谣相伴,现在的孩子们在唱些什么歌?今天是世界儿歌日,记者此前在武汉多所小学、幼儿园走访发现,不少 00 后课堂上学的是父辈甚至祖辈儿时唱的歌,课后爱哼唱的却是成人化的流行歌曲,其中不乏灰色歌谣。 18

 

世界儿歌日“00后”盼自己的儿歌
 
  童年应有美好的童谣相伴,现在的孩子们在唱些什么歌?今天是世界儿歌日,记者此前在武汉多所小学、幼儿园走访发现,不少“00后”课堂上学的是父辈甚至祖辈儿时唱的歌,课后爱哼唱的却是成人化的流行歌曲,其中不乏“灰色歌谣”。
 
   18日,记者分别在武汉三所小学、两所幼儿园随机采访了50余名孩子,问他们“最喜欢唱什么歌”,有7名幼儿园和小学一二年级的孩子报出《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螺号》《好妈妈》等,但不忘补充说还喜欢唱“喜羊羊”或“奥特曼”。不少受访的小学三到五年级的孩子直言,不喜欢音乐课教的歌,因为觉得那些儿歌“很普通”“太老套”“不流行”“太幼稚”。他们脱口而出喜欢的歌均是流行歌曲,如张杰的《逆战》、汪峰的《光明》、凤凰传奇的歌等,还有孩子竟爱唱网络歌曲《老子明天不上班》。
 
  武汉音协理事、青山区音乐教师温亮认为,很多流行歌曲都不适合儿童的声带来唱,而儿童过早接触《死了都要爱》、《要死就死在你手里》之类情啊爱啊的流行歌曲,对成长很不利。
 
  更令人忧心的是,一些无厘头、低俗甚至暴力内容的改编“灰色歌谣”在校园里流行。读五年级的王同学告诉记者,他是班上改歌高手,一首歌能改几十个版本,内容多是搞笑的,还有同学花钱请他改歌词来攻击同学。前来送孩子上学的刘女士烦恼地说,她儿子最近总从学校带回来一些不好的段子,什么“三年级的帅哥没人陪,四年级的美女没人追……”,什么“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着炸药包。我去炸学校,老师不知道……”
 
  对此,武汉音乐学院音乐教育学院理论教研室的副教授周琼指出,儿童具有强烈的好奇心,也有跟风、追求时尚的心理,而今天给予孩子的多是唱了半个世纪的老歌,最然很经典,但不太符合现代孩子的胃口。音乐教材的选编又相当复杂,既要传授乐理知识、培养音乐赏析能力,还要传递正确世界观、价值观,内容较为古板,一些优秀新儿歌因缺乏时间沉淀,也很难入选。而不少老儿歌孩子们在学前就唱得滚瓜烂熟,到小学再炒现饭,自然难提起兴趣,这为流行歌曲甚至是“灰色歌谣”提供了生存空间。“用绿色歌谣占领孩子们的精神田地”,江岸区惠济路小学的杨润之老师称,该校在五六年前就意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坚持开展“每周一歌”活动,教孩子们唱有趣、励志、优美、时代感强的歌谣,作为音乐课的补充,如周杰伦的《蜗牛》就在其列,受到孩子们欢迎。
 
  专家呼吁:让优美童谣伴孩子成长
 
  “‘00后’课上学老掉牙的儿歌,课后唱成人化的流行歌,主要是因优秀新儿歌极度匮乏。”昨日,武汉音乐家协会儿童歌曲创作家万飞、温亮揪心地呼吁,儿歌创作团队已严重断层,儿歌市场很不景气,可别让新儿歌彻底“哑”了。
 
  记者在新华书店及一些专业音响店走访发现,在售儿歌CD收录的绝大多数是老儿歌,如创作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小燕子》《一分钱》在几乎每盘儿歌CD上有,而属于“00后”的新学习工具——点读笔录入的也多是老儿歌。
 
  新儿歌为何“失声”?武汉音乐家协会理事、著名儿童歌曲创作人万飞说,“儿歌创作几乎是零回报,导致其自生自灭。”他称,儿歌创作专业性很强,太流行的曲风孩子们唱不了,太老套的他们又不爱听,尺度很难把握。儿歌推广更是难上加难,成人歌曲可通过将某个歌手包装成明星来养活创作团队,但儿歌很难走通这条路。“很多儿歌作品即便获得金奖,也只是领个奖而已,很难被广泛传唱。”万飞说。
 
  久而久之,儿歌创作队伍严重萎缩,优秀新儿歌自然凤毛麟角。据他介绍,目前全国致力于儿歌创作的只有二三十人,武汉主攻儿歌创作者更寥寥无几。
 
  据了解,武汉音乐家协会目前坚持创作儿歌的仅万飞和温亮。万飞因不满儿子嘴巴里蹦出低俗流行歌而走上创作这条道路,十多年来坚持自费创作、制作新儿歌并录制专辑《孩子就是全世界》,创作的《水晶鞋》、《孩子,你别怕!》等屡获大奖。温亮32年来一直坚持做“孩子的音乐”,先后创作600多首歌曲,其中两首获湖北省金编钟奖铜奖。
 
  他们呼吁,要给今天孩子们美好的精神食粮,儿歌创作者自身要不断创新,同时相关部门应引起重视,加大投入,不断培养年轻队伍,大力推广优秀新儿歌,让孩子唱着优美健康的童谣成长。
 
  延伸阅读
 
  321日是世界儿歌日,你知道么?
 
  1976年,在比利时克诺克两年一度的国际诗歌会上创立了世界儿歌日,由13岁以下的儿童每年在321(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四个节气春分)——春天到来的第一天举行庆祝活动。“世界儿歌日”是世界儿童的一个独特的节日,是儿童国际交流的窗口,也是维护、保障儿童权益的一种重要形式。“世界儿歌日”组委会总部设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组委会除每年举办庆祝活动外,还设立了太阳石奖专项基金,包括综合儿童艺术奖、残障儿童奖等,鼓励所有儿童积极传承传统文化,展现个人才智,享受笑声与快乐。
 
  “世界儿歌日”旨在通过儿歌搭起各国儿童的友谊桥梁,传达和平与发展的理想,寓教于乐,充分发展少年儿童的才智个性和身心能力,并培养他们对传统文化、民族语言和价值的认同及对祖国文明的尊重与热爱。
 
  世界儿歌日孩子无“歌”可唱
 
  “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太阳当空照,鸟儿对我笑”……这些耳熟能详的经典儿歌,曾经伴随着无数孩子的成长。321日是第38个世界儿歌日,然而现在的孩子已经对儿歌提不起兴趣,唱起流行歌曲来却是精神抖擞。
 
  究其原因,一方面,现在幼儿教材上的有些儿歌,旋律复杂,歌词拗口。另一方面,现在儿歌之所以“失声”,与儿歌词曲作者队伍老化,青黄不接也有很大关系。此外,目前儿歌质量良莠不齐,发展越来越窄,很大的原因与商品市场有关。现在很多的词曲作者为追求商业回报,将更多的精力和心思放到了流行歌曲上。
 
  儿歌创作要贴近生活,走产业化发展之路
 
  优秀的儿歌肯定是经受了生活的锤炼,具有沉淀人心的文化价值。同时儿歌创作也要做到与时俱进,贴近生活,要把握好儿童的心理,真正知道孩子们心里在想些什么,做到对症下药。“许多经典的儿歌流传,是因为本身具有文化价值,应该对优秀儿歌传承。新儿歌的创作也应确保旋律优美、歌词浅显易懂,引导孩子健康发展。”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要想改变目前原创儿歌的窘境,不妨由政府出面组织创作比赛并扶持儿歌创作,以建立少儿歌曲创作推广的长效机制。此外,要想振兴国产儿童歌曲,必须有专门的组织倡导,建立支持创作的激励机制,形成强势传播平台,才能使儿童歌曲的创作、传唱、宣传、推广、流行等形成产业链。
 
  那些年我们唱过的儿歌
 
  70后的儿歌:《卖报歌》《上学歌》《小二郎》《我爱北京天安门》《丢手绢》《爷爷为我打月饼》《小螺号》《采蘑菇的小姑娘》《童年》《一分钱》《小燕子》……
 
  80后的儿歌:《聪明的一休》《花仙子》《小螺号》《葫芦娃》《蜗牛与黄鹂鸟》《鲁冰花》《两只老虎》《小燕子》《小毛驴》《蓝精灵》《春天在哪里》……
 
  00后的儿歌:《爸爸去哪儿》《喜羊羊和灰太狼》《熊出没》和《巴拉巴拉小魔仙》等电视里的歌,流行歌曲《江南STYLE》《最炫民族风》《双节棍》等也“沦为”了儿歌。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