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祖故里网-彭祖文化集大成者,养生长寿百科全书,名城徐州文化名片,健美人生良师益友.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史志民俗 > 《徐州史志》 >

徐州风物的文化意蕴

2013-10-24 09:58  浏览次  作者:jh  来源:原创  我要评论 字号T字体:

徐州风物的文化意蕴


文·张成珠

唐宋诗人的杏花情结
  杏花春雨,是云龙山西麓和云龙湖东岸的名胜。由它不禁联想宋词佳句“杏花春雨江南”。相比江南,总又觉得杏花在徐州有着更多的情结,它牵连着甚多的唐宋诗词名家,有着许多耐人寻味和探索的去处。
  适逢花期,从黄茅冈到小金山,绵延九节的山峦之下形成一片花海。花丛中的摩崖石刻,两副大字“十里一色”与“杏花村”,都出典于苏轼诗词。苏轼《送蜀人张师厚赴殿试二首》的第二首诗“云龙山下试春衣,放鹤亭前送落晖。一色杏花三十里,新郎君去马如飞。”写的就是这里的杏花林,怎么刻成了“十里一色”呢?云龙山上立有《试衣亭诗辨》碑。乾隆亲书这首诗后,在跋文中指出这诗的后两句曾沿用俗本讹传,拙劣不堪,是他按《眉山集》的出处,予以纠正,并仿苏体字迹书写刻碑,以存胜迹。所谓讹传的诗句,即“一色杏花红十里,状元归去马如飞。”真的是“讹传”、“拙劣”吗?推究起来,倒是显得这个皇帝佬儿自作聪明,弄巧成拙了。其实“俗本”流传的作品,可能是苏轼的另一稿。从修辞学衡量,“红十里”是以序换的手法,堤前一个“红”字,强调花色之美,不比“一色杏花三十里”逊色。再说“状元”一词,那是对赴殿试者的祝福,也没错。乾隆的纠正,难脱卖弄之嫌。
  关于“杏花村”之典故。苏轼在《陈季常所蓄朱陈村嫁女图二首》的第二首诗,写道:“我是朱陈旧使君,劝农曾入杏花村。”诗句犹如引线之针,竟把唐宋时代的几位大诗人,串连一起,构成中国文学史上的一段佳话。先说诗中提到的“朱陈”与白居易的关系。白居易诗《朱陈村》,开篇便说:“徐州古丰县,有村曰朱陈”,他描写的朱陈村,简直是个理想的世外桃源:“去县百余里,桑麻青氛氲。机梭声札札,牛驴走纭纭。女汲涧中水,男采山上薪。县远官事少,山深人俗淳。有财不行商,有丁不入军。家家守村业,头白不出门……田中老与幼,相见何欣欣。一村为两姓,世世为婚姻……既安生与死,不苦形与神。所以多寿考,往往见玄孙……”好一派和睦安康的田园景象。而“朱陈”也同“秦晋”的字眼儿一樣,变成美好姻緣的代称。难怪白居易在篇末感叹:“一生苦如此,常羡村中民。”这个村庄,曾是苏轼在徐州任职时的管辖之地,奖励农业曾去过那里。与白居易的感触不同,苏诗的后两句:“而今风物哪堪画,县吏催钱夜打门。”却打破“世外桃源”的幻影,道出了封建社会的阴暗。
  二是苏诗“劝农曾入杏花村”之句的暗示,朱陈村就是杏花村。这么一来,徐州又与唐诗人杜牧连系上了。莫非《清明》诗中“牧童遥指杏花村”的那个村子,与这里是同一个村庄?由此推论,杜诗所写的杏花村,就在徐州的古丰县。如今,按杜牧《清明》诗对号入座,各述情由的,全中国已有二三十个杏花村。纷纭众说,哪一处才是真?其实,文学艺术讲究空灵之美,何必“打破沙缸璺到底”呢。含糊一些,倒能为想象开拓驰骋的空间。或许《清明》诗中的杏花村,本来就不是实名。牧童遥指的杏花村,是那个杏花盛开的村庄。“杏花村”表达的是一种境地,不是村庄名称。杏花村的魅力,也许恰是它的扑朔迷离。  
  朱陈村在哪里,也众说不一。按苏诗的自注是在萧县,这与白居易说的古丰县对不上号。《辞源》所注“朱陈,古村名。在今江苏丰县东南。”现在丰县西北赵庄镇的朱庄和陈庄,也被人认定是朱陈村。诸多说法,皆有质疑。与徐州接壤的各省还有几个村子都被说成朱陈村。为弄清朱陈村遗址究竟在哪里?黄新铭先生花费三年时间,访察了以徐州为中心的临沂、丰县及萧县、宿州等地现名“朱陈村”的十一个村庄(它们皆曾为徐州辖地)。逐一排查、勘验,得出结论:当今宿州市夹沟镇的“草场村”,才是唐代白居易诗中的朱陈村。
楚王山五色土与北京社稷坛
  彭城晚报曾经相继报道《大彭镇千佛洞内发现五色土》和《五色土被徐州历史档案馆切块收藏》的消息,引起人们的关注,都想了解与此相关的知识。笔者专往徐州的楚王山和北京的社稷坛探索奥秘。话题,须从源头说起。
  人类自古就把天地看作生灵万物的主宰。历代帝王为此总要在天坛祭天,在社稷坛祭地(社神指土地、稷神指五谷)。社稷坛高筑地面,坛内用五种颜色的土壤填满:东面是青土、南面是红土、西面是白土、北面是黑土,中心是黄土。遥想当年,每到春社之日(春分前后),皇帝率领文武百官,捧着盛有五色土的祭盘登坛跪拜,祈求土地神和谷神保佑农事顺利,五谷丰登。每当诸侯受封的典礼,皇帝还要按封地的方位,赐予一种色土,表示授给统治一方的权力。社稷坛上,东西南北中五色一体,象征祖国领土的完整统一。所以,“社稷”二字,自古就是国家的同义词。要把分布极广、相距遥远的各色土壤集中到一起,是不容易的。可幸的是,在徐州就有五种颜色的土壤。《汉书·郊祀志》有这样的记载:“徐州岁贡五色土各一斗”专供朝廷使用。追溯更早,《尚书·禹贡》还说:“徐州厥贡惟五色土”在九州贡品中是特有的。《同治·徐州府志》的记述更具体:“赭土山产五色土,贡自夏禹,汉元始五年,唐开元至宋皆有人贡……”赭土山,就是徐州西郊的楚王山,又名同孝山。岁岁进贡,历经数千年的挖取,这里的五色土已经罕见。徐州档案馆的收藏,颇有意义。
  五色土与社稷坛的神秘与神圣,引发许多的记忆和思考。《左传》有一则故事:春秋时代,晋国王子重耳率领贵族逃亡。他们日夜兼程,疲惫不堪,饥饿至极。在茫茫原野上搜寻着食物,看见有个农夫在田间锄草,重耳就来求他给点吃的充饥。可是农夫打量着这群四体不勤的贵人,却挖取一块泥土递给了王子,说:“给你们的只有这个。”重耳被激怒了,挥起马鞭就要抽打农夫。有个大臣连忙阻拦,说是神圣啊,这意味着上天赐给我们土地,正是个好兆头。重耳顿悟,郑重地从农夫手中接过土块放置车上,继续策马前进。历代帝王看重国土,并将国土当作皇家的私产,说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常言道“民以食为天”,王子也耐受不了饥饿,感悟土地就是赖以生存的基础。历代帝王用五色土构筑神坛,岁岁祭祀,意义不言而喻。
  如今,社稷坛不再神秘,作为古文化的遗存,它是历史的见证。其实,真正的伟大无须祭祀,历代的封建帝王连同他们的王朝寿终正寝了,社稷坛却未冷落,它已成为游人纷至沓来的名胜景点。尽管社稷坛上不再举行祭祀,由这五土色土象征的祖国大地,岂不愈加兴旺发达!五色土的寓意,有如它的颜色丰富多彩。土与金,常比喻为贵贱的两极。指责挥霍钱财的人,便说“挥金如土”。推究起来则不然,土地既是维系生存的资源,“惜土如金”才是确切的比喻。体会泥土的珍贵与神圣,不难理解:为什么远涉重洋的侨胞,贴身带着一包“乡井土”任凭颠沛流离,总不丢失;为什么卫国战争爆发的时候,“寸土不让”的吼声最是响亮;为什么久居异国的游子,一旦踏进国土就像投入母亲怀抱……
  珍惜国土,是个永恒的主题。不同的时代,国土又面临着不同的际遇。据专家论证:中国国土资源能够承载的最大人口数量即极限规模为16亿,这个数量勉强可以解决中国人民的温饱问题,但难以实现现代化;突破这个极限不仅谈不上现代化,而且中华民族的生存条件也难以维持。到2007年末,我国人口已达13.21亿人。尤其令人担忧的是,大量的耕地被种种名目侵占,有妨粮食产业的发展,这就构成了潜在的危机。 “惜土如金”的事宜,愈加严峻而紧迫。为此,中央出台确保18亿亩耕地的举措。
乐在就近赏奇葩
  赶着节气的脚步,徐州的花事接连不断。先于春分时节,云龙山麓“十里一色”的杏花林汇成了花海,迎来赶潮似的游人。紧接清明前后,大沙河十万亩梨花竞放,一年一度的梨花节,展开了自然生态观光游。未等梨花节落幕,彭祖园的樱花节已招引宾客纷至沓来,数千株樱花树有早樱晚樱之别,花期相继半月有余。续而“谷雨三朝看牡丹”,泉山公园和云龙公园里的牡丹园,又迎来赏花游园的热潮。盛夏,去云龙湖和微山观荷,领略“接天莲叶无穷碧”、“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美好境界。秋日,向往云龙湖的秋韵园:耀眼的红枫、飘香的桂花种种花木秋韵盈盈,花叶果交相掩映,渲染着黄橙红紫色调,令人陶醉于炽烈的美感之中。严冬,踏雪寻梅,在彭祖园、在泉山、在淮塔园林,那铺满白雪的道路上,印下密密麻麻的足迹……
  名贵的花木因受各种条件制约,似有一种地域性。我有一幅与牡丹花的合影,那花的雍容华贵、富丽端庄,赢得朋友的赞赏。那些牡丹都是罕见的品种,感叹好花不可多得,又问:“在哪拍摄的,是洛阳,还是菏泽?”我说都不是,是泉山。的确,印象里的名贵花卉常属外地独有。再如琼花,春游扬州的要旨常是赏其市花——琼花。古来共认“维扬一株花,四海无同类”。传说,隋炀帝就是专为到扬州观赏琼花才下令开凿大运河的。欧阳修任扬州太守,称赞琼花举世无双,题书“无双亭”三个大字。北宋的仁宗和南宋的孝宗皇帝先后把琼花移栽到汴京和临安的御花园,都不成功,于是琼花只为扬州独有。可幸,科学刷新了历史。而今,到徐州的彭祖园就能一睹琼花的风采。在樱花林、不老湖一带皆有琼花的分布。它清秀淡雅,洁白似雪,花大如盆,开放在春夏之交。
  樱花是日本国花,奈良吉野山的樱花最为驰名,号称“吉野千株樱”。彭祖园的樱花可以与之媲美,自 1993年徐州市与日本半田市缔结为国际友好城市,双方共同在这里栽下了第一批樱花树以后,彭祖园陆续收集优良品种充实樱花林。目前已拥有十几个品种的樱花3000余株。早樱花朵呈白色,多为单瓣,晚樱花朵呈粉红色,多为重瓣。一簇簇一团团花儿盎然枝头,芳香四溢,灿若云霞。樱花林中央,立有徐州与半田两市市长题书的友谊诗碑,还有两位市长合栽的樱花树。在这踏青游春的美好季节,樱花林里曾举办过歌舞表演、摄影艺术展览、儿童书画大赛,以及“万人相亲”等活动。在那庄重而简朴的集体婚礼,曾组织一百对新婚夫妇栽植一百株新婚纪念树,命名为“结婚纪念林”。
  园林赏竹,也是颇有情趣的。游访竹林掩映的黄楼,寻思苏轼的咏叹:“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既道出以竹喻人的高风亮节,又道出他所追求的人居环境。郑板桥题画有诗云:“一竹一兰一石,有节有香有骨。”竹之节,是品格风范的象征。竹与松、梅齐名,被尊为“岁寒三友”,与梅、兰、菊共誉“园中四君子”。彭祖园里共有十多处竹林,品种各异,罗汉竹、紫竹、刚竹、淡竹、孝顺竹、箬竹等,多不胜举。“有节”是竹类的共性特征,而其个性却千差万别。步入这里的竹林,友人发话:“有眼不识金镶玉”,“本园有一片从连云港花果山引种来的‘金镶玉’竹,但不知贵眼能否认识它呢?粗心的人是不能发现的,可谓熟视无睹。乍看那些竹子,叶子苍翠,竹竿修长,并无异样。细心观察,才会喜出望外。它们的奇特全在每节竹竿的色彩上:金黄色的嫩皮环包着碧绿色的凹槽儿,简直就像黄金镶嵌碧玉似的,而且各节镶嵌的方位正反交错,格外别致,不愧为稀世之宝。由此所悟:即把“有眼不识金镶玉”的俗语改换两字,说是,“有心总识金镶玉”岂不更好?
“八景”诗画纵横谈
  用“八景”诗画,打造风景名胜品牌,由来已久。始创人是北宋画家宋迪,他描绘潇湘地区的八幅山水画,受到书画大师米芾的赏识,专为每一幅题写了诗序,定名“潇湘八景”。官府推崇名人效应,又在每个景点立碑建亭,扩大影响。古往今来,各地借鉴这种经验,燕京八景、淞沪八景、关中八景、羊城八景、姑苏八景等等,致使“八景”品牌的名胜遍及中国。徐州也不例外,自古以来,辖区内的府城、县城以至乡镇,不乏“八景”之作。
  旧时徐州府城的八景诗有三首。一是采取四字短语的形式:“云龙山色,放鹤春晓,佛寺钟声,石狗湖光,奎山塔影,戏马秋风,阳春观荷,黄楼赏月”。另两首为七律。“自古彭城列九州,云龙遗迹几千秋。绿柳烟消黄茅冈,红袖香渺燕子楼。戏马台前声寂寂,子房山上韵悠悠。当年楚宫今何在,惟见黄河水东流。”这首诗写到七景,将“彭城”算作一景共计八景。见仁见智,有人选取的景点稍有不同,又作一首:“黄茅冈上金线柳,红杏花飞燕子楼。戏马台下声切切,云龙山峦韵悠悠。九里山前多鏖战,白云洞里静安修。子房山居清福地,王陵母冢万古留。”口头文学,流传甚广。
  徐州辖县的八景诗三首。《古邳八景》:“沂武交流泗水通,巨峰独秀耸长空。圯桥三进泥水履,羊寺遥闻夜后钟。日现虹霓千丈翠,渔艇晚照一江红。灵台夜月依旧在,惟有官湖景不同。”《古沛八景》:“歌风云散迹仍留,射戟辕门尚为刘。樊巷晓烟迷旧径,虺城月夜照平畴。荒郊积雪微山冷,蔓草寒霜吕墓丘。璃井清泉犹挹注,沼阳湖水向东流。”《古丰八景》:“华山东映晓春天,龙雾桥前汉母眠。文曲河边人醉月,凤鸣塔外雨如烟。墩名文武双迹古,村曰朱陈两姓传。金桥玉栏千古秀,枌榆社里草绵绵。”著名乡镇的八景诗,《利国八景》流传较广:“树上树,楼上楼。珍珠泉,铁水牛。透明碑,二桥头。三山不见水倒流。”
  当代徐州的八景诗:“故里风光逐日新,云龙山水醉游人。戏马高台显霸气,楚陵汉墓藏迷津。烽烟不再马陵道,小沛犹存大汉魂。进得泉山心也静,彭园鼓荡精气神。”经报刊和网络传播,也渐普及。这首七律八景,写到徐州市、沛县、新沂的某些景观。
  对于“八景”的推崇,自古就有争议。《寄园寄所寄录》不赞成“八景”的泛滥,指出“各郡县均有八景,处处皆然”,以至“十室之邑,三里之城,五亩之园以及琳宫梵宇,靡不有八景。”如今,实事求是地看待各地的风景名胜,挑选精华景点,打造旅游品牌的举措是必要的,但罗列的数量总不宜限定八个。各地情况参差不齐,优美的景点抑或不足八个、抑或不止八个。滥竽充数或容纳不下,都不妥当。有几个算几个,岂不更好?而且建设事业与时俱进,新的景区、景点层出不穷,原有的八景诗不可能适应新的需求。
  杭州的历史经验,值得借鉴。西湖景点的确定,从开始就打破“八”的局限,早在南宋时期曾组织一批宫廷画家,精选西湖风景,逐一命题作画。形成西湖十景:苏堤春晓、平湖秋月、花港观鱼、柳浪闻莺、双峰插云、三潭映月、雪峰夕阳、南屏晚钟、曲院风荷、断桥残雪。这些景点富有诗境画意,魅力无穷,确曾产生了品牌效应。可是,原来的十景早已落后于新景的迭出,于是杭州日报联合文化局、园林局发起推荐和评定“西湖新十景”的倡议。结果推出:云栖竹径、满陇桂雨、虎跑梦泉、龙井问茶、九溪烟树、吴山天风、阮墩环碧、黄龙吐翠、玉皇飞云、宝石流霞十景。新旧合计二十,基本包容了全局。我市的风景园林建设卓有成效,荣列国家园林城市和中国旅游城市。看来发动园艺家、诗人、画家和广大群众,创新打造景点品牌势在必行,中外游人拭目以待。
八音石巧遇知音
  苏大 历史系的老同学相聚徐州,让我导游。参观博物馆之后,在乾隆行宫庭院,观赏北宋遗物八音石。听说它是“花石纲”的漏网之“鱼”,引发了大家的兴趣。据悉,当年花石纲之役在江南的漏网之鱼,有五块名石,散落在各处园林:玉玲珑(上海),瑞云峰、冠云峰(苏州),仙人峰(南京),绉云峰(杭州),它们都是太湖石的精品。而徐州的这块八音石产自灵璧,不仅玲珑剔透可与太湖石媲美,据说叩响还能发出八种妙音。所谓“八音”,是指金(钟)、石(磬)、丝(琴瑟)、竹(笛箫)、匏(笙竽)、土(埙)、革(鼓)、木(柷),八种古代乐器鸣奏的音响,令人称奇。学友驻足,不禁感慨:“这块奇石,若能遇到知音就好了。”
  于是大家动了心。王兄先去一试,轻叩石面,"嗡嗡"作响,低沉幽咽。他俨然知音,说是八音石在叹息:“埋怨时运不佳,它本应封官进爵,飞黄腾达,只是因为慢赶了一步,竟被搁置在这里,才铸成千古遗恨。”
  原来,北宋的徽宗皇帝,是个爱石成癖的昏君,他大兴花石纲之役,派朱勔设立“应奉局”,到处搜罗奇花异石,灵璧石自古为名石,它和江南的太湖石都属掠取之列。搜刮来的花石,用大批船只运送到汴京(开封)。花石船十艘为一纲,通称“花石纲”。花石用于建造艮岳(御花园),凡出众的秀石,都置于华阳宫的大道两侧,犹如恭候天子的群臣,均被皇帝加封。一块太湖石,仅凭姿色之美,就被封为“盘固侯”,还专为它营造了豪华的亭台。而八音石也是朝廷选中的珍宝,除形态秀美还能发出种种乐音。这般超凡出众,一旦进宫,必定备受宠爱。可惜,当年把它从灵璧运到徐州,待要进京的时候,北宋已被金兵灭亡。这让八音石能不抱恨终生?
  听罢王兄的赏析,李兄倒是不以为然。他再次从不同方位叩响八音石,侧耳聆听“铮,铮铮”,清脆圆润,音质淳美。于是摆出相反的见解:“不,八音石甚感庆兴呀!”
  他说:“玩物丧志,嗜石误国。”宋徽宗这个昏君,一是祸国殃民,应奉局的当差人,听说哪个百姓人家有秀石或奇花,就带兵闯进那家,用黄封条一贴,算是进贡皇帝的东西。如果有半点损坏,就定为“大不敬”的罪名,轻的罚款,重的抓进监牢。有的人家被征的石头花木高大,搬运起来不方便,就把那家的屋墙拆毁。差官、兵士还乘机敲诈勒索,被征花石的人家,往往因此倾家荡产。花石纲船队所过之处,当地要供应钱粮和民役;有的地方甚至为了让船队通过,拆毁桥梁,凿坏城廓,百姓苦不堪言。终于因为花石纲之役,引发了方腊率众造反;小说《水浒传》中的那个青面兽杨志,也是因为花石纲丢官而投奔梁山好汉的。二是宋徽宗也毁了那些石头。正当八音石运经徐州时,金兵攻占了汴京,激战中盘固侯和众多的秀石被充当炮石,炸得粉身碎骨。八音石却躲过了这次劫难,历经八百余年还安然无恙,随着年代久远,愈显得身价的高贵。难道,这是那些一度受宠的秀石所能比拟的吗?与八音石同此命运的江南五块著名秀石,都是因为汴京失陷而幸存下来,这才散置于江南和徐州各地,那是它们各得其所,应该聊以自慰的。
  赵兄听过上述高见,又另选部位连叩几下,这石则奏出“飒,飒飒飒”的妙音。他说“我不敢自命知音,但于袅袅余韵之中,豁然领悟一番道理:莫为名贵一时而陶醉,但求价值更长久。顽石竟也与人一样,都须经得住历史的检验”……
  离开乾隆行宫,续论花石纲的议题,我们来到故黄河上的“汴泗交汇”口,追溯历史,宋时的花石纲船队由南转西就是从此进京的。任凭时过境迁,历史的教训,却令后人永远记取。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